推荐资讯

但是却不能帮我们完全消灭敌人虽然接住水的优势

发布时间:2018-07-10 09:15 浏览:
 这样让人魔很看不惯,这人魔名吓人,长相也是十分的英俊,这人魔的脸是紫色的显然是练习了一种奇特的功夫。
 
    这人魔双脚一飘迅速来到叶孤城面前,叶孤城也知道此人轻功非常的高强。
 
    人魔有心试探一下叶孤城的,两臂一举施展长臂拳,这拳法直奔叶孤城的面门。这拳法倒是一般,但人魔施展出来,倒是千变万化一般。
 
    叶孤城见人魔没有出用兵器,身形只好左右闪躲,人魔连衣角都没碰到。
 
    这人魔已经试探出深浅,人魔站定身形道:“亮兵。”
 
    叶孤城也通过刚才的交手,也知道人魔顶级高手,刚才的进攻不过是投石问路。
 
    人魔从腰间拔出破天神剑,这剑可不是一般的剑,剑鞘出鞘剑光缭绕,寒气森然。
 
    叶孤城知道自己遇到了对手了,叶孤城也拔出宝剑动作非常迅速。
 
    人魔看了一眼叶孤城的剑,并没有特殊。但是人魔心中却感到一丝莫名的恐惧,叶孤城身上没有一丝杀气,甚至甚至没有一丝烟火气。
 
    人魔施展出七十七路仙人指路剑法,这剑法可以变化无穷。人魔的剑直奔叶孤城心口。人魔脚下的身法也十分诡异,如同鬼影一般。
 
    叶孤城在人魔的剑接近自己的时候,剑突然动了。两人的剑连碰了三下,这擦出火花。两人的剑招非常快,根本看不见剑和身形。
 
    叶孤城的白云剑法十分的飘逸,无论人魔如何攻击,都能轻松化解。但只是看似轻松,因为人魔仙人指路剑法也是非同凡响。而且人魔练习了《天魔大化》的内功。
 
    人魔有强大的内功,剑法后劲更加强化。
 
    两人打到三十个回合,叶孤城突然退到距离人魔一丈远的地方,叶孤城的衣服无风自动,施展出一天外飞行。这下叶孤城与刚才不同,全身都透着剑气。身体每个细胞都与剑相互融合,剑的锋芒势不可挡。如同大自然的电闪雷鸣一般,一道剑光直奔人魔,这道剑气轨迹就好像在天际画出一道虹。
 
   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一般,两军阵前的士兵仿佛都如同泥塑一般。这把剑和叶孤城在这一刻仿佛成为这天地间的一部分,等到众人反应过来,叶孤城这一剑已经在人魔的脖子上了。
 
    人魔似乎被点了穴一般,连动不动了。其实此时叶孤城已经把剑拿开了,人魔简直不相信自己还活着用手摸摸自己的脑袋。人魔突然亲吻了一下大地,原来活着的感觉是那样的美好。
 
    人魔给叶孤城跪下道:“多谢手下留情,我暂时离开,他日一定想办法破解你这一剑。”
 
    说罢人魔来到张辽身边道:“张辽将军,我先行离去,若是能请到我师父飞天老魔相助,大事可成。若是不能我留下也毫无用处,我现在心中充满了恐惧。”
 
    张辽道:“那你多保重。”
 
    人魔暂时离开,张辽心中清楚若是不夺回此地,是没有办法获得胜利的。
 
    张辽道:“众位大侠就没人敢去迎战叶孤城吗?”
 
    东方不败道:“你们这些废物还是需要我东方不败出手。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张辽军队后面发生了变化,张辽道:“何事惊慌?”
 
    士兵道:“张辽将军不好了,关羽和张飞各自率领一万兵马杀到。”
 
    张辽道:“撤。”这种情况由不得张辽不撤,前有赵云、马超,后有关羽、张飞。
 
    张辽和徐晃死战一番才杀出重围,返回樊城。张辽和徐晃损失超过五千人马。
 
    这水攻的办法并不是孔明发明的,孔明自然不是第一个使用水攻的人。但是水淹的威力已经被无数的人证明了,借助水淹的力量撕开樊城的城门。
 
    关羽、张飞、赵云、马超就迅速在樊口挖掘河道。
 
    而此时孔明却在大营中吃饭,因为孔明知道历史上诸葛亮就因为身体不好,最终被司马懿拖死。决定战争胜负其实是主帅的较量,而作为主帅身体是关键。机智老练如曹操也是逃不过生老病死的。这是前世留给孔明的教训。
 
    孔明吃过了饭,在大营外巡视一番。等回到军营后黄月英正在哄着两岁的诸葛瞻在玩,孔明从营外走了进来,看见黄月英,先是一喜,然后就冷若冰霜的道:“你怎么来了,而且带着孩子多危险呀?”语气虽然严厉但不乏关心之意。
 
    黄月英嫣然一笑道:“我也是你亲自封的元帅,难道不是吗?”
 
    孔明道:“那时因为你有人保护。”
 
    黄月英道:“你不可以保护我吗?”
 
    孔明道:“当然不是,我愿意你知道的,只是……我现在我正在打仗,而且我要去袭扰樊城樊城的兵马注意不到我军的动向。”
 
    黄月英道:“我和孩子都想看看你。”
 
    孔明道:“你的安全才是最的。”
 
    黄月英道:“我从前就知道,你总是最棒的。”
 
    孔明道:“你是在夸我吗?”
 
    黄月英道:“当然。看看孩子吧。”
 
    孔明用手指想轻轻触碰一下黄月英的头发,然后立刻就离开了。
 
    黄月英道:“我是想告诉你,现在我心里只有你,也只会有你,如果道想保护女人,能让男人变得勇敢。那么对于女人来道与自己的男人同生共死很,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你并肩作战呢”
 
    孔明道:“战场不是女人游戏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黄月英道:“可是我不愿意走。“
 
    这时传过来一个声音:“其实她没有必要离开。“徐庶缓缓而入。徐庶不放心孔明情况,亲自来到军营。
 
    孔明道:“徐庶你怎么来了。“
 
    徐庶道:“孔明你是准备水攻吗?”
 
    孔明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 
    徐庶道:“水虽然能帮我们冲开城门,但是却不能帮我们完全消灭敌人,虽然接住水的优势,但徐晃、张辽是沙场宿将,虽然接住水的攻势未必可以将敌人全歼。所以你要小心。“
 
    孔明点头。
 
    张飞来到樊口,带兵挖掘河道,要把这个水引向樊城,看着东流的水,看着翻滚的波浪,张飞想象着这水的威力。张飞想这水的威力比我张飞还要厉害。于是努力挖河道筑大堤坝。
 
    张飞道:“把他当兄弟吗?”
 
    关羽道:“只做诸葛孔明的臣子,我永远是刘备大哥的兄弟。”
 
    张飞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 
    三天后正当,河道终于挖好了,然后赵云把筑的堤坝给推到,只听摧枯拉朽的一声巨响,滚滚波涛声声巨响,这样滚滚的波涛就像一条水龙,向樊城攻去,孔明看着奔流的水,心情复杂虽然可以赢,但是这滔天的洪水易放难收。可是有什么办法呢。
 
相关阅读